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爵爷自传我与BBC恩怨史英国裁判都是胖子

2018-11-30 20:24:25

爵爷自传:我与BBC恩怨史 英国裁判都是胖子

从媒体那里我收到的建议,来自于我的一位叫保罗-达赫迪的朋友,他在格拉纳达电视台工作。有一天他找到我:“我看了很多场你得发布会,我有些事儿想跟你说说。在发布会上,你总是忘记要谈论比赛,你总是坦承你的紧张和担忧。这些不应该出现在发布会上。”

这话说的很对。在媒体面前成为被围攻的对象,不会帮助你去控制他们。向他们展现你得痛苦也并不能促使你得球队在周六的比赛中占得先机。当保罗给我这些建议的时候,我正备受工作的困扰,我难以容忍我的发布会变成对我的审问。我有去捍卫球队的荣誉,让他们尊重曼联的所作所为。所以作为教练,很有必要在发布会中占据主动,尽可能去控制谈话内容。

在我走进发布会大门之前,我知道我要面对的是全世界。我的经验可以帮助我从心理上训练自己,在媒体面前保持一颗大心脏。我喜欢们问那些很长的问题,这样我有更多的时间准备回答。那些简短的则要困难很多,比如恶心的“你为什么这么差?”

这种问题时常会让你很无语。你在思考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时,会把这些答案展开,逐步在众人面前揭示你自己的世界。但是在回答问题时,避免泄露球队的弱点是一门艺术。重要的是表明赢球的信心,和媒体逗贫,让大家知道你是个思维敏捷的人,这样做其实并不明智。

我和媒体之间长严重的冲突是和BBC的冷战,时间长达七年,直到2011年8月我才决定赦免他们。在我看来,BBC有很多烦人的东西,包括在《比赛日》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但过分的还是2004年5月27日BBC3台上播出的《弗吉和儿子》这一纪录片,完全就是一次针对我和我儿子杰森的恶毒攻击。他们关注杰森和他的精英体育经纪公司参与了斯塔姆加盟拉齐奥和泰比回归雷吉纳的转会。事实上在该节目播出之前,曼联董事会就已经澄清过了,杰森和精英体育在这些转会中并没有错误,但是为了避嫌,也做出了今后杰森不能再参与到曼联的相关转会这一决定。我要求BBC为此事道歉,但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但是更多时候,和媒体之间的主要冲突是针对裁判执法的问题。大多数裁判从16岁就拿起哨子来到了足球场,很多人都有急切想执法比赛的冲动,比赛需要这种热情。我喜欢看到意大利裁判罗伯特-罗塞蒂那样的人来英超吹比赛,他有6英尺2英寸高,威风凛凛身材笔挺,强壮得像个拳击手,在场上他迈着长腿奔跑如飞,随时随地冷静队员的情绪。球队球员挑衅,他也能很好的控制自己,我喜欢看到这样的裁判来吹罚比赛。

而在我们英超联赛,情况则大相径庭。很多裁判身材臃肿,根本不能胜任执法。然而由于他们都有律师,裁判工会也很强势,所以很难去评判他们的所作所为。此外,多年来并没有的年轻裁判冒尖,因此英超只能依赖这些不合格的老裁判。

在欧洲赛场,欧冠裁判也时常显得有些傲慢,因为他们知道下周的比赛不会再遇上相同的球队。比如2013年欧冠淘汰赛,在老特拉福德我们面对皇马的比赛,在比赛中,土耳其主裁判罚下了纳尼,对于他的解释,简直是骇人听闻。我带队参加过四次欧冠决赛,只有一位裁判让我觉得出类拔萃:光头裁判,詹卢卡-科里纳,他在巴塞罗那吹罚了1999年的欧冠决赛。我们逆转绝杀了拜仁。

我曾两次带队在欧冠中输给了穆里尼奥,不过这不是因为球员的表现不好,而仅仅是因为裁判。2004年输给波尔图的比赛令人难以置信。吹掉了斯科尔斯的进球还不算是糟糕的一次判罚,事实上假如这个球没有误判,我们可以。当比赛还剩几分钟时,C罗带球突破被波尔图的左后卫放倒,当时边裁已经摇旗示意犯规,但主裁判却无视助手的示意,而是选择让比赛继续,波尔图带球来到了我们的半场,并获得一个任意球。霍华德没扑住,终波尔图在伤停补时绝杀了我们。在欧战中,曼联其实也有很多遭遇误判的经历。

我喜欢意大利裁判,远胜于其他欧洲各国。一次我去观战米兰德比,一位年轻的国米官员跟我谈起了裁判这个问题:“你知道意大利人和英国人的区别么?在你们英国,没人相信比赛会出错。在我们意大利,没人相信比赛不会出错!“好裁判也会出错,而坏裁判和他们的差距,在于缺乏事后承认错误的勇气。

混凝土整平机
拦污漂排
上海货运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