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揭阳信息港 > 军事

伊利尔丹第五十四章去都城星河

发布时间:2020-01-24 02:24:05

伊利尔丹 第五十四章 去都城 星河

愤怒,或是其他什么情绪已经充斥了星河的脑海,让他失去了基本的判断,直到巴尔博拉住他的后背,“够了!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被巴尔博拉住以后,星河也稍稍冷静了一些,女孩是真正的施法者吗,同他这种半吊子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看向重吾,“究竟发生了什么?”

后者结结巴巴地说出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星河越听,面色越是阴沉,当听到岚月被那个和自己父母的死脱不了干系的何塞带走之后,他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提起了重吾的衣领,“所以你就让他把小月带走了!”

“我……”重吾张开了嘴,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一会儿过后,他又把头低了下去,什么都没有说。

“你!”星河抓住重吾衣领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因为岚月的事,也因为玲的事,只是几天时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在哪?”站在他们后面的巴尔博突然插嘴。

“我被关在流沙岛,要是我在这里,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星河猛然回头,毫不客气的回应巴尔博,怒火让他有些昏了头。

“你又为什么在流沙岛呢?这世界没有如果,既然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不在这里,就不要再去指责别人,那妮子是为了把你从流沙岛救出来自己做的选择,她很坚强,你呢?”巴尔博的目光直接刺进了星河的内心,如同判官一般将他放在天平上称量。

星河抓住重吾衣领的手无力地低垂下来,是的,被关进流沙岛是因为他的失误,在岚月需要自己的时候,他没能陪在她的身边,他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重吾呢?

他失魂落魄地慢慢朝外踱步,路过那个魔灵女孩的时候,她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星河看了她一眼,她脸上的表情很是随意,星河没有回答,回过头,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医院。

晚秋的江城变得异常清冷,星河刚刚从流沙岛回来,身上的衣服对于周围的气温来说显得有些单薄,但是他却浑然不觉,行尸走肉一般漫无目的的在街头漫步。

实际上星河并不清楚希瓦镇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关于那件事的记忆只持续到那个至今依旧让他不寒而栗的噩梦,当他进入噩梦之前,帕维奇行动诡异地从废墟里站起来,当他从噩梦中醒过来以后,希瓦镇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域,只剩下他们五个小孩,他没能从废墟上找到叶姨和父亲的尸体,真正让他确定他们已经遭遇不测的是当他醒来以后回荡在脑海里的叶姨的声音。

她希望自己好好照顾岚月,可以想象,荷东肯定也是这个意思,但是现在,他让他们失望了,岚月被带走了,这其中,有他很大的。

不知何时,他已经走到了广场街附近,大角斗场周围已经拉上了施工用的警戒线,透过木质的脚手架,可以看见高墙上那道触目惊心的裂缝,这些天的事情就是从那下面开始的。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命运这东西的话,星河现在很想去亲切地问候命运它的母亲,他以为自己从地底的穴居人遗迹里捡回了一条命就算是完了,但是那只是个开始,为什么这些不公的事情都必须发生在他们身上!

星河深吸了一口气,冰冷地空气渐渐浇灭了他心中的怒火,这一路上他显眼的光头为他吸引了不少目光,也让他回想起了这个世界的现实,怨天尤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无用的,两年前他们五个人险些饿死在街头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叶姨将岚月托付给他,那么他自然就要照顾好自己的妹妹,毕竟他是她这个世界上亲的人了,何塞带走了她,那么他自然就要去找她。

他的眼神已经重新变得坚定,因为他的过错导致了这些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所以自然也该由他来弥补。

依旧是迎着那些异样的目光,星河回到了医院,当他回到病房的时候,艾米丽奥正在教重吾和安东怎样一些关于轮椅的注意事项,出事到现在只不过过了几个小时,大家就已经开始适应了,星河只是愣了一会儿就释然了,这个世界不会给你机会留在过去,你必须学会适应,这两年的生涯让他们几个都很清楚这一点。

艾米丽奥看了他一眼,说:“十分钟后做全身检查。”然后带着还在病房里的几个医生一起离开了病房,病房里只剩下他们四个。

玲抱着小熊坐在轮椅上,星河三人围绕着轮椅站着,大家都没有开口,病房里一下子变得很寂静。

一会儿过后,还是星河先打破了沉默,“刚才,是我有些冲动了。”他对重吾说,安东也接了一句,“我也是太激动了。”

重吾低着头,星河也看不见他脸上是什么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他和安东的举动而在生气,病房里又是一阵沉默,良久,他才抬起头,看着星河和安东说,“何塞说他会把小月送到她的姨父家里。”

岚月的姨父?星河想起来了叶姨的那个和他们不是很长来往的姐夫,当时他们住在都城的房子据说就是她提供的,但是叶姨平日里同他来往很少,在希瓦镇那件事以后星河都没有想起来过他还有这样一个亲戚。

“是他让何塞来带走小月的?”星河问,如果是那个人想要接走岚月,的确有充足的理由,因为他毕竟是玲的姨父,但是星河不明白为什么来接岚月的会是何塞这个和两年前那件事明显脱不了干系的家伙。

重吾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他又接着说道,“你们去找小月吧,我留下来照顾玲。”

“说什么呢,要走就一起走,我们不能再分开了。”安东断然否决。

重吾摇了摇头,“小玲现在的状态不好,没办法远行,但是小月那边需要你,我们只能分开。”虽然他是在反驳安东,但他的目光却是放在星河身上。

安东嘴张了半天也没能想出来应该怎么反驳她,星河也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和胖子留下来照顾小玲吧,也好有个照应,我一个人去都城找小月。”

“都城那么远,还是让胖子和你一起去吧,巴尔博先生愿意在他的农场给我一份工作,我想虽然赚不着什么钱,但至少能养活我们两个,而且江城这边我们都熟,不会出什么事的。”重吾顿了顿,“而且,手术书上是我签的字,就当是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吧。”他目光真诚地看着星河和安东。

便在这时,一直坐在轮椅上很安静的玲突然说话了,“你们去找小月姐姐吧,我和重吾在这里能照顾好自己,对吗?”她抬头看了眼站在她轮椅后面的重吾,后者点了点脑袋。

“去找小月姐姐吧,等我身体好了,我们就去都城找你们!”玲一反常态地话多了起来,虽然她搭在小熊上的手还在紧张地颤抖吗,但是她的眼神中却是异常地坚定。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丰益医院陈栓狗
免疫细胞北联NK生物免疫认准
肇庆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陕西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