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地方政府默许逃债中钢十年艰辛讨债路

2018-12-07 04:30:05

地方政府默许逃债 中钢十年艰辛讨债路

作为中央企业的中钢集团绝非弱者,讨债为什么会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简直没地方说理了,”中国钢铁工贸集团某位高管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脱口而出,“中钢是国资委直属企业,无锡尚且说赖账就赖,要是民企就更没指望了。” 她主管的某上海专业中介公司是中国钢铁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钢集团)的子公司,本来的业务是作投资银行业务。因为中钢集团长期向江苏锡钢集团追讨1415万美元债务未果,2004年5月,中钢集团正式全权委托她主管的那家公司追索锡钢集团西姆莱斯钢管项目相应的全部债务本息。 “我们在咨询了江苏省两家知名律师事务所之后,律师均对我们表示同情,但暗示我们在诉诸法律保护时,会遭遇江苏省地方保护的压力,”她无奈地称,“如果不在江苏起诉,而异地起诉,比如香港,我们赢的可能很大,但是执行还是问题,可能赢了官司,拿不回来钱。” 中钢原本想按照常规途径去催讨债务,但因华润介入收购锡钢,事态的发展中钢已无法掌控。 锡钢套牢中钢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恩怨,要追溯到1994年。那一年,江苏锡钢集团以吸引外资,共同组建中外合作经营企业“西姆莱斯钢管有限公司”的名义,向原国家冶金工业部驻香港公司香港坚邦实业有限公司(后划属中国钢铁工贸集团)借款1000万美元。同时,双方签订承包经营协议,明确在5年内由锡钢集团以保本付息的方式向香港坚邦公司支付1415万美元。 “那时候,无锡钢厂的老厂长满载经常往冶金工业部跑,说锡钢比较困难。跑的次数多了,冶金部就同意让驻港公司坚邦实业借钱给锡钢。但是,那个时候借外汇是比较困难的,就选择了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方式给锡钢提供了融资,又签了保本付息的协议。”黄星舟回忆往事。 1998年10月之后,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强外汇外债管理开展外汇外债检查的通知》(国发[1998]31号)要求,香港坚邦公司、中钢集团及锡钢集团三家经过协商,共同签署了债权转让协议,同意将锡钢债权中1040万美元转让给中钢集团,375万美元转让给三井住友银行。 但是,锡钢不予支付欠款。1998年11月12日,中钢集团副总裁一行前往无锡钢厂,与李炜厂长见面,希望以产品抹账。经过反复协商,未达到预期目的。1999年1月19日,中钢成立了以邓蓬为组长的锡钢清欠工作小组。 清欠一无所获,转眼就到了2003年。当年7月,中钢集团获悉锡钢集团将进行重大重组,就协同某专业中介公司与锡钢集团就债权偿还的问题磋商,要求在重组前给予明确答复,但是锡钢集团均以重组由无锡市政府主导为由,锡钢集团董事长李炜一直避而不见,遑论谈判。 2004年1月,中钢集团得知无锡市政府已和华润机械五矿集团签署重组意向书,华润机械五矿将零资产兼并锡钢。但是,中钢方面见不到锡钢董事长李炜,也见不到无锡市长毛小平。 2004年2月,当无锡市市长毛小平和一个外商一起吃饭的时候,中钢集团及富仑投资公司的人找到了他。“当时无锡多位局长都在,若不是有朋友帮忙带我们过来,我真的很难一次找到这么多位领导,”中钢集团的那位高管回忆道,“在我们汇报情况之后,毛小平市长当即表示‘欠债要还钱,天经地义’,‘会尽快给中钢一个答复’等,我赶紧记了下来。” 据中钢集团的那位高管所讲,当时毛小平市长指示市政府秘书长林国忠办理,“但自那之后并没有任何音讯。之后,中钢集团及某专业中介公司两次致函无锡市政府,都音讯杳无。致电给无锡市政府秘书长林国忠,林国忠从来没有接。他们看见上海的就不接。” 其后,中钢集团又多次给无锡市政府、无锡市冶金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锡钢集团发函,要求锡钢集团在重组、改制、兼并与合作协议签订之前必须偿还债务,但是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华润登场 华润机械五矿的半路杀出,成为中钢十年追债的新变数。锡钢将不再是原来的锡钢,而华润也不承认这笔债务,“无锡方并没有将中钢集团的债权提出和华润五矿商议,使华润五矿没有考虑这部分收购成本,华润五矿无意增加偿还中钢集团债权的”,华润方面的强硬态度使游戏规则彻底颠覆。 8月5日,中钢集团那位高管及两名下属三人作为中钢集团的授权代表,在锡钢集团会议室与由华润机械五矿集团有限公司赵卓英副总经理和江苏锡钢集团王坚堂副总会计师组成的重组工作小组,就锡钢对中钢债务的问题进行了会谈。 会谈依旧没有进展,中钢方面称,“他们态度很强硬,要求把中钢对锡钢的债权转变成股权,作为合作方参与锡钢集团西姆莱斯钢管有限公司项目,不再追索债权。他们还限期中钢集团在8月31日之前接受上述提议,否则华润五矿和锡钢集团将不再和中钢集团讨论这个问题。” “华润不可能不知道锡钢对中钢的债务,无锡市政府也不可能不知道锡钢对中钢的债务,但是现在他们都不认账了。”中钢集团那位高管称,“他们就是要借重组逃废债,反正过了8月31日,以前那份财务评估报告有效期就满了,他们可以再做一份他们需要的报表了。” 她说,“锡钢骗我们不是一两次了。去年我们去要债,锡钢说,干脆你们中钢来重组吧。我们就信以为真了,请了好几个钢铁专家去锡钢考察,然后又做市场调查,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提交了一份报告给锡钢和无锡市政府。没想到的是,无锡方面把我们的报告给华润看了,‘你看,你不重组,中钢集团要重组锡钢了’,这样华润才慌了神,提出要参与锡钢重组。”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2004年初华润曾邀请无锡政府官员到香港参加华润年会,但他不能提供更多证据。无锡和华润有据可查的互访倒有两次,一次是2004年1月19日,华润集团常务董事、副总经理宋林赴无锡专程拜会了无锡市委书记王荣等市领导;另一次是2004年6月17日,无锡市副市长王咏红到访华润集团,华润集团常务董事副总经理宋林出席了会见。 无论对无锡市,还是对江苏省,华润都是非常重要的引资伙伴。就在无锡市副市长王咏红到访华润集团的第二天,由江苏省省长梁保华及副省长张卫国率领江苏省政府代表团到访华润集团,华润集团总经理宁高宁、常务董事副总经理宋林和董事副总经理乔世波等出席了会见。 由于与江苏省政府和无锡市政府有着十分良好的政企关系,锡钢在地方政府的推动之下就这样成了没有钢铁行业经验的华润集团的囊中物。如果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作为国资委直属中央企业的中钢集团的权益就不会如此被漠视,锡钢对中钢集团债务也不能轻易地被逃废。 症结 中钢集团方面仍然在对锡钢的债务进行不懈地追索,与华润集团也做了沟通,但是目前依然不能达成一致。“实在不行,也只有打官司了。1415万美元即使今天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借给他们的钱都是国家的钱,不追回来不好交待。”黄星舟表示。 8月6日,受托追讨债务的某专业中介公司给江苏锡钢集团和华润机械五矿发函称,“华润五矿和锡钢集团重组工作小组债转股的提议置中钢集团、无锡市冶金资产经营公司、锡钢集团几年来关于此债权的磋商和相关书面协议及书面承诺于不顾,从根本上歪曲了事实,是中钢集团所不能接受的。” 该公司还表示,“如果中钢集团善意的协商呼吁得不到回应;如果中钢集团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体现,我们将不得不采取包括但不限于司法诉讼等一切手段来维护我们委托人的权益。” 矛盾正在迅速激化,演绎成为一个中央企业与另一个中央企业以及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对峙。应该说,作为中央企业的中钢集团绝非弱者,讨债为什么会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逃债在多方联动之下为什么又是如此的轻易?其中症结何在? 吴敬琏早在2001年就指出要建立信用体系,“信用是现代市场经济的生命。然而中国市场经济的改革已经20多年了,现代市场经济所必备的国民信用体系并没有建立。近年来,经济生活中失信失范的行为越来越广泛,情节越来越恶劣,严重影响经济改革和发展的大局。” 在地方政府默许下,企业逃废债时有发生。可见,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信用缺失的问题,而是一个制度的问题,比如地方保护主义,比如没有人对地方政府的行为进行有效监管,没有法律来有效约束地方政府的权力。(瞭望东方周刊)

专业翻译公司
猎豹一号酒精测试仪
德扑圈游戏开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