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南京亚太诈骗案隐痛黑白不分或抹杀新兴产业

2018-11-30 20:39:43

南京亚太诈骗案隐痛 “黑白”不分或抹杀新兴产业

南京亚太化工电子交易中心

我没有犯罪,我所做的这些都是立足于行业和公司的发展,为了搭建一个更好的电子交易平台。站在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七法庭的被告席上,南京亚太化工电子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下称南京亚太)总经理谢某反复重申着自己的委屈。

谢某曾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是江苏省科技企业家,是南京市321计划重点培育的科技创业家。而在法庭上,曾经光环笼罩下的他却变成了涉嫌诈骗而被提起公诉的被告人,和他一起站在被告席上的,还有包括南京亚太的几名高管以及亚太平台的做市商、代理商在内的41名被告。如果公诉机关指控的罪行和数额成立,那么包括谢某在内的42名被告人将面临严厉的刑事惩罚。

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接受采访的一位电子商务专家表示,谢某等人的遭遇折射出当前我国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行业所面临的尴尬局面,一方面是随时代大潮应运而生的巨大发展驱动力,另一方面,则是这一新兴行业所面临的立法空白、规范缺失和监管混乱等未解难题。鱼龙混杂、动辄得咎的行业乱局显然直接威胁着从事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的诸多创新型企业的生存与发展。

如今,谢某等42名被告人终面临怎样的法律裁决还未有结果,但他们的命运连同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行业的前行方向一起,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上述专家称,这起案件中尤其应当被给予关注的,是如何全面认识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行业的存在价值、准确认定企业创新行为与违规违法行为之间的差别,以及如何通过更加完善的立法和监管手段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

这一切无疑都在考验着执政者和执法者的智慧。上述专家表示。

41位被告全部翻供警方被指刑讯逼供

2015年4月13日,南京亚太涉嫌诈骗案一审次开庭审理。

公诉机关指控:南京亚太谢某等管理层利用南京亚太化工电子交易中心,与各级代理商相互勾结,利用虚假行情诱骗客户投资,并以操纵市场价格方法骗取客户投资资金,涉案金额近亿元,其行为构成诈骗罪。

公诉机关称:早在2012年7月,南京亚太高管谢某和郑某擅自决定招募合约代理商(即做市商,负责承包的交易品种在市场上的所有操盘),将市场交易品种外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代理商诱骗客户投资,以操控价格等方式骗取他人资金。谢某等人为李某等做市商提供专门账户,并提供了400万元至800万元不等的虚拟资金,还向做市商提供收盘数据和即时数据,以此帮助李某等人进行虚假交易以操控品种价格方式骗取客户资金。

而李某等做市商则分别招募操盘手和下级代理商,通过先发送行情让客户赚钱(即送金),骗取客户信任后,诱骗客户加大投资,而后通过操控品种价格故意诱导客户亏损(即杀客)而骗取资金。谢某与李某等做市商还约定了南京亚太占15%,做市商及下级代理商等占85%的分赃比例。

仅从公诉机关起诉书的内容看来,谢某等人的行为确实具有构成诈骗罪的诸多特征,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审理一开始便停滞在了法庭调查中的讯问询问环节,整整经历了五天时间。一位出庭律师说,几乎所有的被告人均当庭向法庭供述,在本案侦查阶段,绍兴市公安局越城分局以严某为首的侦查人员采取暴力方式对被告人进行刑讯逼供,其中存在大范围的指供、诱供,非法搜集、制作被告人有罪供述等等情形。

在法庭调查中,多位被告人向法庭供述的细节让人震惊:侦查人员涉嫌使用暴力手段和恐吓言语让被告人做认罪供述;办案人员就被告人并不知情的送金杀客客损等涉嫌犯罪行为进行指供、诱供;甚至证人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中也被以各种方式胁迫作出了对被告人不利的供述等等情况。

在庭审过程中注意到,案件中多位被告人的学历、经历虽然相差甚多,担任的职位也千差万别,但从公司总经理到前台接待员,在公安机关作出的有罪供述却相似度极高,甚至连遣词造句都惊人的一致,均对所谓诈骗过程的手法、细节了如指掌。

这种情形极不正常。本案多位辩护律师对本案有关证据的合法性和真实性问题提出了强烈的质疑,甚至在次庭审结束后,多位辩护律师联名向合议庭提交了非法证据排除申请,并依法强烈要求公诉机关提供本案多位关键被告人的审讯录音录像资料。

2015年5月11日,案件第二次开庭,继续进行法庭调查的举证环节,此次开庭在连续进行了5天的审理后再次休庭,涉及本案的诸多细节和证据上存在的问题也随着庭审的进行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电子交易平台的合法与非法之辨

事实上,早在案件开庭审理之前,有关绍兴警方破获南京亚太特大电子交易中心诈骗案的消息便已在浙江当地喧嚣尘上。在彼时,浙江当地的媒体报道称,绍兴越城警方经过一年多侦查,查获一起现货电子交易平台特大诈骗案,此案中涉及到的两个现货交易平台,一个是没有交易资质的黑平台,一个是有交易资质的正规平台。

这其中提到的有交易资质的正规平台指的便是南京亚太,另一个没有资质的黑平台指的是一家名为观之茗的电子交易公司,之所以会将两家公司放在一起提起公诉,是因为警方在侦查观之茗黑平台的时候发现,观之茗平台的一位代理商,同时又是南京亚太平台的代理商,警方遂顺着这一线索,终查到了南京亚太头上。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公安部成立专案组督办的320专案,直接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对非法现货交易市场诈骗犯罪团伙开展集中抓捕行动,落的将近百余家平台公司全部都是没有资质的黑平台,交易平台是否具有正规资质是公安机关此次全国性打击活动中严格把握的一个基本标准。在中央电视台频道有关此次行动的报道中,也反复向公众提示,投资需谨慎,进行现货电子交易应当选择有合法资质的正规平台。

而在本案尚未进入审理阶段之前,绍兴警方就强调,这起案件是浙江警方首次查获有资质的现货交易平台涉嫌诈骗。事实上,查阅有关信息发现,这也是已经公开的案件中,公安机关首次将有资质的合法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平台以诈骗罪进行立案查处的案件。

通过比对本案涉案两个交易平台,发现两个平台之间存在非常明显的差别,并就此采访了电子商务专家李晓波博士。李晓波表示,首先,就经营资质而言,涉案观之茗平台虽然具有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但其经营并未获得当地监管部门的审批,属于典型的无资质的黑平台;而涉案的南京亚太电子交易平台,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江苏省金融办的审批文件等一应俱全,该公司是经国务院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备案、江苏省人民政府发文批准,依法成立的综合性大宗化工商品电子交易中心,是具有完全正规合法资质的交易平台。其次,从行业背景和公司经营考察,涉案观之茗平台是纯粹意义的络平台,没有实体产业支撑,其交易平台服务器、办公地点都是租用的,甚至租用宾馆、普通居民用房作为办公场所。

采访了解到,南京亚太电子交易平台成立于2009年1月,坐落于石油化工基地南京化学工业园区,依托于南京市及周边化工产业基地,具有明显的实体产业支撑。亚太公司的交易站络服务器、交易系统设备均系重金购置的具有国内水平的高端设备,公司下属各部门设置齐全。而涉案观之茗平台地处深圳,却与重庆一家第三方支付平台签署了资金监管协议;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南京亚太交易平台是和当地工商银行、兴业银行、农业银行等大型股份制银行合作,由上述金融机构对客户保证金进行严格监管。

调查发现,在本案案发后,涉案观之茗平台人去屋空,已被关停。涉案的南京亚太交易平台仍正常经营,甚至于2014年的交易客户还出现了显着的增长。有报道称,南京亚太公司全力推进现货挂牌交易,已经吸引了国内多家专业从事化工产品生产的上市公司到南京亚太交易平台进行挂牌交易。

我们亚太交易平台运营这么长时间以来,有客户亏损,有客户赚钱,这都是由客户自己的买卖行为决定的,也可以通过数据查到其完整的交易记录,不能因为有人赔钱了便给我们扣上诈骗的帽子,而且我们这几位公司的涉案高管个人也没有在其中获得任何不法利益。公司虽然遇到了这样的困难,公司运营遭受到严重影响,但在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下,公司仍然存在,仍然在发展。我们相信司法机关会还公司涉案人员一个公正。南京亚太交易平台一位管理人员如是说。

江苏省金融办一位负责人向介绍,从事现货电子交易的正规平台需要按照省级监管部门的相关规定,逐级申报获得通过后方可成立。江苏现有的正规交易平台是经历国家多次严格清理整顿后获得主管部门同意保留的平台,南京亚太也身居其中。正规平台所从事的交易门类需要依法备案,其所进行的平台交易本身是合法的。由于当前我国对于现货电子交易行业尚无全国性的法律法规出台。因此如果对电子交易平台的交易或者经营行为归罪,首先要考察的就是该交易平台的资质和合法性问题。如果查明系正规交易平台,则对于其在经营中的行为是否非法甚至犯罪,办案机关应当首先就此向行业主管部门求证,以便明确行为的性质和违法性。

新兴产业需要监管但更需要扶持

针对作为正规电子交易平台的南京亚太相关人员涉案,多位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行业的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纷纷表示了对案件进展的关注和担忧。

刘强是北京一家从事农产品电子交易平台公司的负责人,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旦该案件被判诈骗,那么对整个行业的影响不可估量,一旦南京亚太被判诈骗罪成立,那就意味着我们这些从事正规平台的人都将面对不确定的法律风险。目前整个现货电子交易行业正处在一个发展混沌期,作为一个朝阳产业,现货电子交易顺应了国家大力发展互联经济的经济转型政策,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各类正规交易平台正就如何进一步促进平台发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进行积极和大胆的探索,尤其是经营模式问题和交易安全问题,如果这种探索被轻易地被归为犯罪,无疑是给这一新兴行业的发展套上了沉重的枷锁。

刘强的这番心声描述出了目前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行业所面临的尴尬境地。2011年以前,整个行业处于一种无法无天的状态,无法是指,不仅没有相关可以规范行业行为的立法,甚至部委性和地方的规章制度也寥寥可数,无天则是指,整个行业没有那个部门对其进行有效的监管,监管体系十分混乱。

2011年至2012年,国务院相继出台了业内所称的38号文和37号文,对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行业进行了规范,并明确了监管单位,其中带有交易所性质的平台由证监会批准,商务部以及多部委联席会议共同审批管理,其他交易中心则由地方省级部门和地方政府管理。

但这并未从根本上改变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行业的尴尬境地。李晓波博士认为,首先,所有行业所依照的规范,全部是规章制度或者文件,针对行业本身尚无立法,其次,各地的监管部门和体系也各有差别,以几个地方为例,目前江苏电子交易行业归口的监管单位为金融办,但在广东,金融权益类的交易平台归经信委管理,现货交易平台归商务部门管理,这其中还存在各地出台的规章制度和国务院出台的文件有不一致,甚至相左的规定,这就造成了监管体系和标准无法统一化。此外,在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行业中,不同模式的平台也需要不同的管理思路。

此前,央视315晚会曾曝光了一批白银现货交易中存在的黑幕,业内人士指出,白银现货交易采用的是OTC模式,即场外交易市场,又称柜台交易市场,这种模式存在的问题是,交易平台与投资者是一对多的关系,也就是说顾客亏损多少,那么平台便盈利多少,所以白银现货交易是诈骗和其他违法违规问题的高发区。

据了解,以南京亚太为代表的一些交易平台,采用的是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模式,一般以六个月内的标准化电子交易合同为交易标的,交易商采用保证金、多对多集中撮合动态定价的交易方式,在合同有效期内根据浮动盈亏实行当日无负债结算,在交收日以仓单进行现货交收。这也是目前各电子交易中心常用和基本的一种交易模式。

与OTC模式不同,现货中远期交易模式是多对多的,即参与投资的客户,有亏损也有盈利,交易平台本身并不参与交易,只提供平台。

由于我国期货市场发展相对滞后,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有现实的发展需求,市场发展过快,的确存在不少问题和风险隐患。如交易所遍地开花、盲目扩张、重复建设现象严重;上市交易品种五花八门、缺乏科学论证;违规炒作和过度投机的市场风险;交易资金安全和交易制度不规范的风险等。

对于大宗商品市场存在的突出问题,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科技信息部主任何辉认为,首先是缺乏规范的行业组织,相关法律法规、行业规范标准建设滞后,也缺乏行业自律,交易市场良莠不齐,行为不规范,违法违规的现象也越来越突出。

对此,多位专家和业内人士呼吁,对违法的黑平台应予以坚决的打击,但对于正规平台和正规行业,要正视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加强监管,尽快出台更加具体的法律法规,以规范市场交易制度,促进市场和行业更加平稳、快速、健康的发展,切不可利用强硬的刑事手段进行扼杀。

消费原文地址

荧光光谱仪
雕铁机
大倾角皮带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